埃及公式

北极地区探险者,主吃约黑,殓白,前裘,占黄等极地cp(就杰裘热乎乎的,哭唧唧)

他是我的光



中也:老子他妈看这本破书不爽很久了


8p是为了搭档(?)的生命健康着想所以涂改了自杀手册的中也

当第五人格被举报之后

     


     脑洞出自可怜的富江,那个校园服咋看咋别扭。



     “滋———-”一阵电锯的声音在空旷的教堂中回响,叫人忍不住牙关发酸。裘克有点怀念地看着手中的老伙计,这把锈迹斑斑的电锯在他来到公测庄园之后就被换成了那把看上去毫无杀伤力的火箭筒,这让裘克一度十分不爽。

  

   托这个神奇bug 的福,里奥也拿回了他的菜刀*。那条可笑的鲨鱼棒直接被裘克扔回了大海,当然啦,鱼类总归是要回归海洋的嘛。



   班恩那边没什么变化,只是他腰包里的气球已经派不上用处。*日常抽风的庄园让部分监管者的武器重新露出了危险的光芒。但出于某些不明原因,那些看上去比较危险的武器就———。


   “亲爱的”。杰克看着自己的左手,面部扭曲地看向忍笑忍得很辛苦的恋人:“你真的不是在报复我上次打架的时候把你的舌头挖了出来害你不能吃餐后甜点吗”。


   “不...噗嗝哈哈哈哈”。一个没忍住的裘克放声大笑起来。而杰克,可怜的老绅士,盯着自己手上五个香气四溢的妙脆角,决定和对方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决斗。



  

   只拿着个铃铛所以没怎么受到影响的小黑一脸同情地看着来自法国的绅士和女王。很明显,单手拎着一条法棍可不像上等贵族的作风。



   “其实它们还是很具有杀伤力的”。范无咎拍着约瑟夫的肩膀,尽量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同情并一起努力忽视尊贵的女王大人越来越黑的脸色。



   被没收了军刀的奈布安慰着被没收了信号枪的玛尔塔,把手中从无常兄弟那里要来的爆竹递给了对方。



   没了镐子的小信徒穿着从艾玛那里借来的衣服,和穿着特雷西衣服的祭司一起心平气和地探讨着“cnm穿得暴露点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吗”这个话题。处于另一次元的女巫第一次庆幸没人看得见自己。




  失去了棺材的入殓师死死地盯着手中的小盒子,边上佩戴古剑的小白努力向他解释着中国传统的火化习俗。




  牛仔和舞女的心情是复杂的,他们俩的鞭子直接被换成了跳绳。


  罗比的心情也是复杂的,他的头套被换成了画有小猪佩奇的粉嫩塑料袋,斧子则被一根巨大的棒棒糖代替。


  野人的心情似乎更复杂,多年陪伴自己的老伙计突然成了家猪让他受打击不小。



  可恶,游戏的时候忍不住把道具吃了怎么办啊。


   

  猪:“???诶大哥我咋成道具了呢”。





  你问我瓦尔莱塔?她直接被送回小黑屋回炉重造了。


   





   经过多方打探,众人终于弄清楚原因是自己叫人举报了!据说那一天晚上,所有举报者的裤裆都收到了一份玛尔塔点燃的新武器。






  谨以此文送给所有举报者,祝您的电视节目永远只有喜羊羊与灰太狼。






  

  *出自厂长皮肤——庖丁大厨


  鹿头内测抓人动作为将人扛在肩上


  


  


  



  

我是绝望的,真的很绝望。


玩蛇啊

灵魂伴侣





 嘿嘿楼主我又来祸害tag了


 不知道为啥感觉东北腔读起来特好玩。



 范无咎自认为是一辈子也别想找到灵魂伴侣的。





  在他刚出生的时候,一行鬼画符一样的文字就端端正正地印在他胳膊肘上。这范老爷也不免有些担心,怕这小子是要娶个异族姑娘回来。家里人四处打听了打听,才知道百十里外的谢家也出了这么个大少爷,手臂上也是这么一长串,和范无咎的倒有几分相似。

  

  虽说到最后也没人整明白女方家是谁,两个少爷倒是在一起玩得挺开心的,这一来二去就成了好兄弟。偏生二人长大后越长越像,最后竟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叫人啧啧称奇。




   范无咎没能找到灵魂伴侣,到死也没有。谢必安也没有,因为他去找范无咎了。




   到了地底下就被阎王赏了差事,虽说忙的要命到也乐在其中。后来一个美国的混血儿离世,被判给地府去接。哥俩才从对方嘴里晓得自家手上的字儿一个是英文,一个是法文。这天上地下这么大,但地府只接中原的活,哪来的机会遇着欧洲人呢?谢必安和范无咎差不多是断了这念头了。




  不过手上的两句话被翻译出来了。英文的那句“欢迎光临”,法语的则是“听说你是死人”?




  这是什么破烂见面语啊?范无咎翻了个白眼,拎着从人间顺来的牛肉干跑去找牛头马面去了。




   再后来两人去了庄园,一见面就被一个白发老头拦住了,那老头说了句听不懂的外语,就去牵范无咎,竟是想去吻他的手!吓得范无咎大喊一声“操!”,一伞把人打出两米开外。

   事后庄园主很无奈地像范无咎解释吻手礼是约瑟夫家乡的传统。关了阴阳眼的范无咎才发现对方是个外表只有二十左右的青年,有点愧疚的范无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了歉,对方不在意地摆摆手,开玩笑地用中文表示自己只是说了句“欢迎光临”怎么就遭打了呢?




   范无咎的脸刷的一下绿了。




   他想也不行就上去扒开了对方的袖子,雪白的肌肤上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操”字在上面。




  


   哦,日了狗了。




  


   谢必安有些头疼,自家弟弟的婚姻大事终于有着落了,自己的灵魂伴侣八成也是要刷在这庄园里面了。想着想着就交了闪现锤倒第三个人。摸了把枪的残血幸运儿在地窖边上养乌鸦,略微思索了一下就准备传过去先锤幸运儿。刚提起伞,脚腕就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




  回头一望,哦嚯是个没见过的新人。戴着个口罩死死抓住谢必安,眼神里的狂热让谢必安后背有些发凉。








  “听说你是死人”?








   “可以让我帮你画一下妆吗”?








   “……………………”。












    “好”。



血色浪漫(上)


   咕了好久啊,真是抱歉,我快变成年更选手了。


   这篇算是上次不想当杀手的裘克的平行世界。沿用了裘克不想当杀手以及杰克不想当教父的设定。(那篇我一定加紧补回来)。


  本文两人都未能如愿以偿,只好坚持在教父与杀手的岗位上。让我们为两人对黑帮的贡献送上热烈的掌声。


  分上中下结束,最后一章可能有肉(flag迎风飘扬)。



——————————————————————



   酒精在大脑皮层中不断地游走,刺激着已经疲惫不堪的神经。宴会大厅中的喧闹充斥着耳膜,华丽的紫水晶吊灯只让人感到刺眼无比。




  杰克有些费力地从烈酒的后劲里缓了过来,身旁的俄罗斯美女还在不停地往他的唇边递上辛甜的龙舌兰酒。那带着着点挑逗意味的眼神一路向下,从他微眯的双眼下滑到敞开的领口。金发碧眼的女人调情似的用手指卷起杰克那条酒红色的领带,向前一倾便要依偎到杰克的怀里。




  本已带着醉意的眼角瞬间觉得凌厉起来,杰克冷笑着看着被吓到的女人,一只冰凉的手攀上了对方的脖颈。一声尖叫就被堵在了被拧断的脖子中。曼妙的身姿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被身着黑衣的侍者迅速拖到了不知名的黑暗之中。




  “嘿,杰克”!一个打扮华丽的中东男子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被提着发丝拖走的苍白尸体,热情地向杰克打着招呼:“怎么,不合你的胃口吗?”




  杰克抬眼看了看围绕在中东王子身边的莺莺燕燕,有些无趣地回答道吗“不过是一位没什么眼力的小姐罢了,比起这些,我倒是更关心明天的会议”。他低笑着饮尽了杯中最后一口红酒,继续平静地望着热闹的宴会。




  来自中东的王子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似乎绅士懂礼的青年。一位势力举足轻重的黑手党教父最疼爱的小女儿,被光明正大地掐死在众人面前,明天传出去绝对会引起不小的轰动。他几乎可以想象到那位教父嘶吼着崩溃的场景。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抿了口身边美女递来的美酒。作为欧洲黑手党的君主,即使那位教父就在这里,又敢做什么呢?大厅里的人们都怀着敬畏的态度悄悄打量着角落里的青年,也只有少数那么几个不怕死的敢来招惹这位明显心情不太好的年轻“绅士”了。




  没有酒了啊。杰克看着空空如也的高脚杯,挥手示意侍者为他已经有点昏沉的大脑再添一些催化剂。一名侍者拖着盘子走向了他,随意地在他的手边放下了一杯美酒,却让杰克一瞬间僵直了身子。




  一把匕首抵在他的腰间。




  “好久不见呐”。一道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伪•绅•士”。对方故意把这三个字咬的很重。手上的力道一点也没有松懈,杰克毫不怀疑自己昂贵的燕尾服已经被开了口。




  “怎么啦,joker先生?这是做为上次我提供了关于你所在地情报的报复吗”?杰克懒洋洋地透过带着醉意的目光看着拿刀抵着他的杀手,轻松地好像是身后的人给他递了根烟一样。

  “啧”。这种应对自如的反应显然不是杀手想要的,他冷哼了一声,手上的匕首在指尖上转了几圈,就被主人收回了暗袋。

   “你应该庆幸你给的是假情报,伪绅士”。红发的青年毫不客气地嘲讽着眼前的黑道君王:“不然你的人头现在已经被呈在你仇家的桌面上了”。

 

   “哦?那么这次我可怜的对手又为了我的脑袋花了多少英镑呢”。

  

   “三个亿,杰克,三个亿!”杀手嬉笑着回答:“这可是我这个月接到的第二次订单了,也许我快要考虑一下提前退休了”。

 

  “那么祝你退休愉快,如果里奥真的舍得让一颗摇钱树走掉的话,他的办公桌上不是早就已经堆满了你的辞职申请了吗”。


  “我没能得到那个体育老师的职位”。joker拿起了一块糕点塞入口中:“这和你无关,伪绅士”。


  “那么,还是老规矩”?杰克望着吃得正欢的杀手,问到。


   joker没有回答杰克的问题,小巧的糕点已被尽数吞入腹中,叉子上的奶油也被仔细地舔舐干净,连嘴角的碎屑也消失在猩红的舌尖中,名贵的红酒似乎只是那块普通糕点的陪衬一样被杀手随意地一饮而尽,看得杰克的喉头有些发紧。


  该死的。


  joker将空酒杯扣在了桌面上,端起托盘向宴会走了过去。临走前也没放过最后的嘲讽机会:“你的仇家就在这个宴会里,隔着一个舞池我都快感受到他的目光了。记得把钱打到账户,祝你早日被别的杀手弄死在被窝里,伪绅士”。


   张扬的红发被隐藏在制服配套的帽子之下,瞬间便不见踪影。确认无法看到对方的任何踪迹之后,杰克才无聊地收回目光陷入了回忆的深渊。


  “你天生就应该是个杀手”。


   joker面无表情地看着男人,任由对方对着自己做出这种似乎很冒犯的评价。


  在他的身后,是一个孩子的尸体。他的身体依旧散发着一点热气。joker撕开了他的喉咙,只是为了他手中一点可怜的面包。


  这种事情在贫民窟里没什么稀奇的,为了活下来,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你天生就应该是一个杀手”。


   男人感叹似的又重复了一次,一丝笑意在他缠满绷带的脸上绽开,他拉着joker的手离开贫民窟。


   红发的新人是个疯子。


   所有人都这么说。


   joker安安静静地呆在角落,营养不良导致他的身材比同龄的孩子小上一号,常年不见光的白暂皮肤和罕见的玫红卷发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洋娃娃。

    但没有人会忘掉在出任务时,瘦弱的男孩所透露出的疯狂。

   

   joker是天生的杀手


  这是里奥第三次对他做出这种评价


   艰巨的任务,完美的行动,极大的利润。这些似乎都与一个十二岁的男孩沾不上边,却被真实地放在他的眼前。


  joker的眼里滑过一丝厌恶,又默不作声地离开了房间。


  他不喜欢这个职业。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明白这种痛苦。无时无刻都需要集中的注意力,从未松懈过的神经。子弹可能就在吃饭时几百米外的大厦上蓄势待发,仇家的匕首也许就在身后闪着淬毒的寒光。夜间永不闭合的双眼,即使是熟人也需要保留的信任。


  joker对这一切感到厌倦。只有杀人那一刻的快感可以勉强填补他的大脑。没有任何人值得信任,你需要永远防着来自背后的威胁。


  又是一个无聊的任务啊。


  十四岁的少年冷冷地擦掉了脸上的血痕,顺手摸出来一根火柴点燃了昂贵的波斯地毯。地上黑手党首领的尸体已经冷却,不过是势力倒数的小家族首领而已,却狂妄地去招惹盘踞多年的庞大势力。joker蹭掉了鞋底的血迹,却猛然看到背后有人。


  也是一个少年。


  他看起来平静地不可思议,英俊的容貌与刚才倒在地上的男人十分相似。瘦弱的身躯明显饱受煎熬,加上身上廉价的西装,不难看出他的身份。


   ——私生子


  一个不受宠爱的情人违背命令所诞生下的多余者,他的母亲的结局完全不难以料到。这样的孩子没有继承权,也没有机会受到任何关怀。最大的作用就像一个沙包一样,每天被所谓的父亲和受宠的兄弟不停地攻击,辱骂,折磨。直到破到不能再破为止后被随意丢到不知名的角落。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眼底却透露出蔑视一切的疯狂。


   joker的手尖颤了颤,离最后爆炸还有几分钟。对方只是平静地望着他,仿佛这燃烧着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红发的杀手暗骂了一声,飞快地靠近了阴郁的男孩,在对方有些惊讶的目光中将对方扑出了巨大的落地窗。

  火花在他们的身后炸响。


  ————————————————————

  这里补充一点,裘克救杰克绝对不是出于怜悯一类的心情,做为杀手这种感情完全多余。杰克眼中的疯狂让裘克获得了一种同类的归属感,简而言之就是两个同样疯狂的疯子被相互吸引的感觉。


 


 


 






   




  

另外四种百分百成功死亡方式


太宰看到后一定会很感动吧

死神(上)

 死神来了pa 


 人类杰克x死神裘克




  “你是说,你喜欢我”?拿着电锯的红发死神挠了挠自己的下巴,不置可否地看着前面的黑发青年。



   “是的,先生”。杰克郑重地保持着单膝下跪的姿势,将一朵娇艳的玫瑰放在自己的胸前。一脸认真的神情让裘克脸上的肌肉有点绷不住正常的表情,却碍于对方的面子硬生生地憋着。



  “为什么会喜欢一个死神啊”?好半天才把人劝起来的裘克随意地打了个响指,在两人身后各变出了一把舒适的交椅:“没假期没奖金,天天加班。一遇到个战争瘟疫什么的没准直接累到横着进医院.......”。裘克喋喋不休地唠叨着自从自己当上死神之后的各种苦逼经历,偏偏杰克听得贼专注,就差拿个小本本一字不漏地记下来。边上目睹全程的黑白兄弟对视了一眼,一言不发地注视着这场荒诞的告白现场。



   抱怨了半天的死神终于想起自己刚才好像是被表白了,活了这么久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的他看了眼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重复了一遍自己最初的问题。




    “为什么会喜欢一个死神”?


  


    听得认认真真突然被问到的杰克愣了一下,随即脱口而出:“我不喜欢死神”。他故意清了清嗓子对视着裘克那“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加了一句:“我只喜欢你啊”。


   淦!脸颊有点烧的裘克拉了拉自己的帽檐以防被杰克看到那两片可疑的红晕。他怎么就忘记了对方就是个标准的伪绅士呢,大街上随随便便两句情话就能撩回一个女人的功底可是不容忽视的,对比之下裘克在这种方面简直就像一张白纸一样。



   这家伙真是重来没有让他舒心过。



  裘克原本是北美洲分部的死神,总共管着世界上百分之四十人口的灵魂。平均每年处理四百万起正常与非正常死亡事例,平均每天处理一万一万一千五百起事例,每小时四百九十起事例,每件平均可处理时间为七秒钟。总结起来就一个字———惨


  在第两千九百三十八次因过劳导致抓错目标后,裘克果断地在冥王先生的办公桌上放下了自己的辞职报告。


  哈迪斯其实也挺无奈的,算算自己能安排上的下属也没几个,主要是裘克这种战斗型的死神实在过于稀有,北美那边又民风彪悍,动不动就往你头上来几梭子。把裘克安排去欧洲那边又觉得大材小用,可亚洲那边又不归自己管。沉思片刻的冥王大手一挥,把裘克安排去了地小人稀的欧洲腐国。



   英国好啊,裘克美滋滋地盘算着。英国这么小个岛国才多少人,工作量比以前得减多少倍。红发死神展开了黑色羽翼,飞向了工作地点,从而忽视了前任英国死神对他投来同情的目光。







   裘克现在有点想撞死自己。




  淦啊!他就知道那个该死的老头子怎么会这么好心地给他换地方!




  英国这个地区之所以被特地划分出来,并非是因为这里的居民拥有像俄罗斯人那种恐怖的战斗力,而是为了一个特殊的群体——预知者。


  预知者并非先知,世界上唯一拥有预言能力的家伙正在和他的主上呆在他们的地底世界。预知者仅能在生命安全受到最大威胁的时候,提前几分钟预知自己的死亡方式与地点。然而,就是这样小小的能力,给英国死神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对于应该意外惨死的灵魂,死神是需要自己动手制造事故,每一位死神可以使用自己的能力以达到目的。裘克属于少见的战斗系死神,专门对付各种具有战斗力且穷凶极恶的灵魂。但对于依旧是活人的预知者,裘克就基本上束手无策。他在新地区上班的第一天就领教了他们的厉害。




   当时裘克正准备在那条平静的公路上创造盛大的连环撞车事故,于是他花了半天时间把那辆大卡车上的刹车系统全拆下来,再胡乱拼接上去。正当卡车已经按照自己的计划路线失控地冲下去,手上已经握住了死神镰刃的时候,一个女孩先是魔怔了一会儿,突然开始大喊大叫着把车冲向路边。裘克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近乎三分之二的目标因为这个小插曲逃过一劫。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裘克后来花了差不多半个月的各种工作空隙才解决了对方。自那以后,他平均每两个月就会遇到这样一个奇葩。每个人的最终死法裘克都会报复性地弄得更惨一点。真的是,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还不如选个轻松点的死法呢。


  

  然而,在遇到杰克之后。裘克再也没说过“早死晚死都得死”这句话了。


  妈的,脸打得真疼。


   




  




  




 


   


  

上篇链接http://aijigongshi.lofter.com/post/1ff4ba09_12e853ee8




我去他的,想要看的同学们私聊我吧,我一个一个发

   那个啥,就是最近楼主感觉脑子不太对劲,写出来的粮跟发馊了一样。可能是因为那次打冰球的时候不小心磕脑门上了。“隐藏大佬”我就删掉了,感觉把这么好玩的梗写得那么烂。等楼主脑子正常了就重写一遍。至于这位魔鬼 @在线掉头梀某人 要的车嘛,再等等吧。


  占tag致歉